1 Star (1 投票:評価されました)
Loading...

在台灣的就醫經驗談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ja日本語 (日語)


(中文翻譯=HIKO)

對於只會為了健康檢查、預防接種、牙科(定期檢查與洗牙),以及偶爾因為運動傷害才會就醫的我而言,醫院與診所就像鬼門關一樣。很可怕。好像去了就會得病的感覺。而且,根據友人、熟識的醫生朋友一起飲酒時的閒談內容,如果不找平常就診的醫師,是很難做出正確的初診。對於有如此認知的我而言,外國的語言不通,再加上並非去小診所,而是前往大醫院等狀況,就如同是外星球一樣的不可預期。。。

前言寫得有些誇張了,但昨天確實發生了在急診時段前往台灣大醫院的就醫窘境。當然,為了能翻譯病況,也請員工騰出寶貴的時間陪同。是一個滿慘的經歷。 這周的一開始,我突然無法從床上起身。是非常嚴重的眩暈(天花板在旋轉著。如轉圈圈切西瓜一般的步履蹣跚)、然後感到噁心想吐。「啊~,三半規管終於恢復了」我心裡如此想著,暫時安靜地坐著休息後,總算冷靜下來,但還是無法工作,睡也睡不著。 因為就算是閉上雙眼,還是會有轉啊轉著的感覺。所以,只好將枕頭疊成三層,支撐著頭部睡覺(笑)。
「莫非是,梅尼爾氏症?」一邊這樣想著,一邊在網路上檢索,也考慮了是否與「良性陣發性姿勢性眩暈」有關,總之,短時間內是無法恢復了,明天還是繼續工作。
然而,或許也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,接連幾日下來症狀逐漸惡化,直到昨天離開客戶的辦公大樓時,無法筆直地走路!一直像是暈船的狀態。
因為這個緣故,打了通電話到公司,「現在趕快到馬偕醫院來!」

因此,接下來想跟大家介紹台灣大醫院的急診過程。

 

①掛號

-填寫外國人專用的表單。需要出示外國旅客的護照。
-確認支付醫藥費的方法。如果是外國的旅客,就必須自行全額負擔。去醫院前,應該先和旅行保險公司等相關單位進行確認。沒有現金也可就診。但是,身分確認等手續很繁瑣,所以想趕緊去醫院的時候可能無法實行。
這次我決定採用信用卡附帶的支付服務。先自己墊付醫藥費,日後才送申請表單到日本的相關單位。請不要忘記拿回醫院和藥品的收據,以及交通費的收據。

台灣的醫院

②就診

-「請到內科,將這個交給護理師」取得一份透明文件夾後,找尋內科的位置。其實就是個大房間。在普通的辦公室周圍,是由窗簾隔間的床鋪所排列著。所以,簡單來說就是學校保健室的放大版。而且。那裏面,儘管窗口有擺著護理師的牌子,裡面卻沒有半個人。 在窗口前站了一下,啪嗒啪嗒來回走著的護理師靠了過來,拿走文件夾,「待會會叫名字,請到前面稍等一下」說完話之後又離開了。感覺有點不太好。但是大家都很忙碌的樣子。也有很多病人在等待著,從他們的眼裡,我的狀況可能就像「不用來急診室!」的程度。也確實是。。。

接著,在大房間的前面等待,還好房間前有一個滿大的電視畫面,因此能清楚了解狀況。也許,現在日本的大醫院也是如此,只是沒什麼緣分看到(笑),就算是日本人也能容易理解。若是在日本,應該會顯示就診號碼吧?但在台灣會顯示人名,名字的其中一個字會被隱藏著。輪到我的時候是用英文字母顯示,但卻沒有任何隱藏!怎麼會這樣子。所以我自己處理了這張照片(笑)

台灣的醫院

-病重程度、就醫時間(是等待的時間嗎?難道,這個人已經等了2天以上?),就連現狀、飲食規範等等也呈現出來。覺得有點無趣就算了,怎麼有一種好像被大家看光光的異樣感。

台灣的醫院

-如此思考的同時,我的名字被叫到了。應該是實習醫生,一位滿親切的年輕人帶著我的文件夾過來叫我。跟著他過去,來到大房間,在放著筆記型電腦的他的辦公桌(完全如同辦公室裡,像小島一樣的桌子)旁的圓形椅子上坐下。。。唉?就這樣開始診斷?再怎麼說也太開放了吧。然後,描述了症狀、被推薦到耳鼻喉科進行複診,按照期望地開給我止暈藥以及注射的處方。唉?注射!?有必要嗎? 覺得吃藥就夠了…。。
「拿著這個,先去取藥,再告知護士」醫師遞了張紙條給我。

 

③取藥

-在窗口出示了紙條後,很快地拿到了2種藥,「注射的藥劑」也一併給了我。「因為是玻璃瓶,請小心拿著」被這樣交代了。上頭寫著「肌肉注射」。喔不,竟然不是靜脈注射,而是肌肉注射哦!

台灣的醫院

④注射

-回到大房間,又是擺著「護理師名牌」卻沒有人在的窗口前佇立著。經過的護理師:「什麼?注射嗎?」「是的,該到哪裡的治療室・・・?」「讓我看一下,藥劑」「好的,剛才拿到了這個」「請把袖子捲起來」「什麼?」「目前為止對於注射有過敏的狀況嗎?」「都沒有」「趕快捲起袖子」
幫忙翻譯的員工感到內疚:「唉,就在這裡?(大房間中央櫃檯的旁邊)就這麼站著嗎?」「是喔,快點快點」
將公事包交給女員工,脫下外套。護理師拉伸收回我的上臂,快速地用酒精棉片擦拭,沒有半點猶豫地一壓。
「好,結束了。請到前方坐著休息15分鐘左右,結束後再告訴我」
「好的。。」離開後,「要揉一揉」傳達了這樣的手勢給我。儘管好好地揉了,到今天還是會痛,肌肉注射啊(笑)

 

⑤結束,批價

-過了15分鐘後,再到大房間的護士櫃台。「沒問題了吧?好,那麼結束了,請前往批價」遞了張紙條給我,前往批價處。

-醫藥費是,1000元多一些(大約是3700日幣)。以全額自付來說算是便宜的。櫃台的人員:「3000元以上才能使用卡片支付」,雖然被這麼說了,仍對著櫃檯:「可以使用卡片嗎?」詢問之後,「OK」馬上得到了回應。對於台灣的這種狀況,我已經很熟悉了(笑)。

台灣的醫院

順便說一下,雖然這次是以病患的角度進入醫院,但其實我因工作而到大醫院拜訪的機會是出乎意料的多。那時一點也不可怕。院長、醫生、護士、PT、OT等等專業人員,在談論公事的時候,露出的表情是另一種,也常常能看見考量到病患或家人時的殷切。對!就是那個,滿想讓病患看看的啊(笑)

 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ja日本語 (日語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