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見日本酒

少了你的餐桌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日本語 (日語)

上個月在駁二的誠品書店,買了川本三郎先生的兩本書。
稍稍翻了之後,快步進到咖啡店,把《 少了你的餐桌 》一口氣看完了。

那咖啡店裡,有個我向來喜歡的位置。
左方是毛玻璃的隔屏,座位前方有個小窗景,右方的冰櫃擋遮住了一半的身形,鮮少人靠近,如今還有個大紙箱擋在那裡。乍看狹窄無比,但背對著眾人坐下後,就像被保護住般,異常地安心,身後店內無論如何嘈雜,心思都能夠寧靜聚集,很適合讀書。

於是,一篇篇讀著,時而眼眶微濕,時而會心一笑。
自然是有些感觸,而笑,來自於書中提到好多次的:「 熱酒 」。

意識到自己與川本先生似乎有些相像,在喝酒這件事上。

1。

四月中旬的周末,匆匆台北,待了24小時。為的,去一趟 台北國際酒展
那回的主題,是「 日本酒主義 」。

台北國際酒展

平時有在追蹤的幾個日本酒經銷商都參展,於是,決定前往一探。
事先做了一點點功課,也鎖定了幾支有興趣的酒,不過,畢竟是第一次參加酒展,現場狀況如何還有待實際感受。

於是,背包放了瓶水,本想自備一樣酒肴(近午11:00才開場)想想,有些不便。那就這樣吧!其他的,用自己的舌頭確認。

台北國際酒展

台北國際酒展

台北國際酒展

距離首度接觸到日本酒,算算,將近二十年了。
當年日本伊勢丹尚未撤資台灣時,在大立百貨一年一度的日本展攤位上,買了第一瓶日本酒。

瓶身晶瑩剔透,細緻明亮,優雅又輕盈,現在想起來,就像妹島和世設計的的金澤21世紀美術館。那是,來自新潟縣南魚沼郡白瀧酒造的「上善如水」純米吟釀。

2。

二十年前喝的第一口日本酒,具體的味道究竟如何形容,如今已模糊不清。
可以確定的是,由於在現場實際試喝(冷酒),邊聽着販售小姐的解說,邊略為嗅聞,邊感受著流過喉嚨的瞬間,順口,果香清麗,邊想著:「啊,原來如此。」
初體驗的感覺不錯,也因此,逐步踏入了日本酒的世界。

幾乎也是在那前後幾年,陸續看了 宮尾登美子的《 》、尾瀬朗的《 夏子的酒 》與《 奈津之藏 》、《 藏人 》、《 東京人 》的日本酒特輯、以及幾部紀錄片…

宮尾登美子的《 藏 》

那簡直像是開啟序幕一般地,從個人到家族,從產品到產業,從農業到經濟,從維護到革新… 獨特民族性的文化傳承、歷史感與思想精神,日本酒的每一個環節,都是一個可以持續探索,不斷往前展延的世界,如同洋流水路,無邊無際。好比酒造歷史,好比杜氏精神,好比藏元養成,好比酵母培養,好比酒肴搭配,更好比酒標文字設計等等等等。文化史,飲食史,美術史…這太精彩了不是嗎?

又驚又喜。

而這精彩於我,並不是精緻造園裡的盛開繁花,精雕細琢繽紛炫目,但似乎已是全貌了;它,比較像是沿路漫步時偶遇的草花,安靜佇立與土地與碎石間,沒有親自靠近的話,不會發現,每一朵都有自己獨特的姿態與強韌的生命力。

或許也可以用來說明日本酒入口的感覺。

原料的文化貼近(米)與等待自然力量作用(發酵)的製程下,我自己品飲日本酒的過程,微醺的狀態相對其他酒(威士忌,葡萄酒,啤酒)來得緩慢許多,也相對溫和,卻絕非平庸。

身體的衝擊小,作用舒緩;溫度的差異還帶來了完全不一樣的體驗;以為越過山頭就是平原,其實不是,一抬頭,下一步又是不同風景。
有意思的是,這一切的速度變化都是和緩的,能量卻隱藏在寧靜之中不住蓄積。幾年下來,這一次又一次的經歷讓人不住地感到新鮮,越是想往其中探究。

完全無法設定,或許這就是它的魅力。

3。

這幾年,網路的強大力量,加上匯率影響,感覺日本酒的相關社團、網頁與討論變多了。選擇性也增加了不少。自己既非行家,亦非業者,只是單純享受小酌的樂趣,偶爾遊走穿梭,看看這其實算小眾的圈子,累積一些豆知識與經驗放在心中,協助自己品飲過程中的理解與貼近。

不過,經驗、專業知識也好,雜嘆閑談也罷,參考參考。
自己多是保持著這樣的態度:不帶著過多的主觀判斷與定論,用自己的舌頭味蕾來確認自己的喜好,無論知名與否。
是因著,品飲日本酒對自己來說是小酌,輕鬆隨意,心態開放,專注地享用,細緻地感受,這樣就好。另一方面,認識與喝過的並不多,不好妄加評斷。
同時,酒的表現如何,也取決於當時的狀態與環境,每一回的品飲都是全新卻也可能是片段的經驗。我如何能對它快速地下定論呢?

畢竟,日本酒的樣貌實在太豐富多元,若能在彼此狀態皆佳的情況下有緣相遇,確是值得好好存取的味覺記憶。

所以,赴日旅行時,大體也養成了在第一天或第二天先選購一小瓶(180ml)的習慣,搭配容易帶回民宿住處的當地熟食,或和菓子一起享用。
曾經在新潟市區的某個朝市魚攤,買到燒鮭,那美好滋味實在難忘,是目前為止覺得最對味的酒肴了。也曾經將帶回台灣的日本酒用來搭配東港的雙糕潤,相當適口。

隨著飲用的次數增加,年齡與身心狀態的穩定,口味上逐漸走向了純米系列,選購時也多以這範圍,按著直覺選購。

日本酒

日本酒

對,直覺。這很難形容,當下看到(酒標)的感覺。若能試喝,亦是如此指定。再加上當時的心情吧!

於是就這樣,陸續喝過:
宮城縣的浦霞禪純米吟釀、來福酒造的純米吟釀生原酒,石川縣加賀酒造的琥珀月山廢純米吟釀…,還有最近剛喝到的,岐阜縣養老郡的射美特別純米15,奈良今西酒造的みむろ杉特別純米辛口,以及有著300年歷史,堅持自然農法栽培酒米、福島縣金寶酒造的仁井田本家自然酒純米吟釀等等。
去年,農夫朋友小瑩用自己在花蓮種的「好好吃飯」吉野一號,委託宜蘭的釀酒廠製作兩支分別名為「野草」與「堂前燕」的純米酒少量販售,亦有幸喝到。

日本酒

或許會有人好奇,從來沒喝過的話,到底要如何選擇呢?

早期的日本酒,給人的印象都是大叔味濃重,充滿剛硬的氣氛。
從文學,從電視劇,以及街頭小吃店、居酒屋的氛圍,都是這麼傳遞循環著。
所以日本酒似乎多與男性掛上等號。

不過,隨著市場與時代經濟的演變,它已經發展出極為不一樣的改變。
為了吸引年輕族群與女性,從瓶身設計增加了柔軟的元素,釀造過程的調整而誕生的全新商品(比如帶有氣泡,香檳口感的,以及清爽果香等),甚至也有以女性杜氏為主操持的酒造出現,種種打破傳統思維的嶄新樣貌,也為日本酒的前景帶來許多活力。

之前曾看過一篇報導,澀谷一家叫做「YUMMY SAKE」的酒館,結合日本酒盲飲與AI演算法,協助顧客選擇自己可能會喜歡的日本酒口味。店裡提供10小杯盲飲試杯,讓顧客啜飲後在app上選擇每一杯喝下的口感形容詞(類似以下這樣:滑溜溜的,粘糊糊的,像泡泡般的,讓你怦然心動的…),每一個形容詞都有對應的兩三款酒,再根據智能系統裡的配對,篩選出最接近客人會喜歡的酒。
我很好奇,也點進去試試看了。
頁面設計得相當夢幻,用色非常有春天的感覺。感覺上是以女性族群為主要設定,為了開拓與推廣,鼓勵更多人嘗試親近日本酒而費心的構思,應該會受到女孩們的歡迎吧?!

但老實說,點進那些形容(日本酒)的用詞選項之後,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太對勁…(原來是用詞實在太過青春少女,太可愛了),雖然這麼說對這個用心設計的網頁遊戲感到抱歉,啊啊,其實真的很有趣;只是,我突然失去了興致。再則,喝完那十小杯之後,還要一一地尋找被設定好的感想再做出選擇,似乎這樣喝酒有些忙亂啊,味覺可能也乏了。不太符合想要放鬆身心的期待。
或許,我是徹頭徹尾的是大叔派,一杯熱得溫度恰好的純米,對上烤得噴香的燒鮭,安安靜靜地,是我最高享用原則。

所以…還是那句話,直覺吧。
就如同人彼此相遇時第一眼,以及開口交談後逐漸散發的氛圍。
慢慢地就會知道了(笑)。
但或許也不是只靠直覺那麼簡單。

如果,實在有選擇困擾,亦不想慢慢研究挑選的話,最快也最直接的方法,請店家或販售人員推薦吧!

4。

四年前一部談日本酒的日劇「 和歌子酒 」(ワカコ酒),最近又重看了一遍。
結構有些類似「 孤獨的美食家 」,只是,五郎不喝酒(這點一直覺得好可惜(笑)),而年輕的OL和歌子非常喜歡喝一杯。

不喝酒的大叔和喜歡在下班後來一杯的年輕女生,享用美食的表情都充滿了愉悅,這愉悅是會感染人的,除了肚子也跟著餓起來之外,也跟著放鬆地不住微笑。

小酌

的確,品嚐美食真是件開心的事情。
小酌 也是。

小酌

小酌

而為了讓自己更自在地進行,花點時間了解相關的來龍去脈,也是讓自己更加踏實享用的方式。

由講談社出資,星海社負責營運的「 ツイ4 」,是日本目前最大級的線上四格漫畫平台。每天在網站上更新一則漫畫,並同步發佈到推特(twitter)。今年三月初,由杉村啟原作,アザミユウコ 漫畫的作品《 白熱日本酒教室 》紙本第二卷發行了。在推特上總共有221回。

アザミユウコ出身新潟,新潟正是魚米之鄉,也有豐富的日本酒。
她曾經組了個「酩酊女子制作委員会」,畫了許多喜歡酒的女生的漫畫作品。
這樣的她畫的《白熱日本酒教室》,主要由兩位年輕女生的對話,帶入一連串有關日本酒的相關知識,相當好看,也有趣易懂。連日文程度只有初級的我也看得津津有味。

對於想輕鬆了解有關日本酒的大小事的朋友們,相當推薦她的作品。

二十年來,日本酒這一行,這產業,能有機會認識與接觸,或許也是一種緣分吧!

ツイ4 《 白熱日本酒教室 》
https://sai-zen-sen.jp/comics/twi4/nihonshu/

 

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日本語 (日語)

関連記事一覧

Comment

  1. No comments yet.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